夜空

May 17, 2018

望著台北市的夜空,雙腳不聽使喚的駐足,不是震懾於夜景的美,這片習以為常的美好,將不再屬於我房間的一景。

 

 

自從父親公司倒閉後,家中值錢的物品一項一項上繳,債務卻未見減少,連家父最自豪的珍藏,位置絕佳、擁有百萬景色的容身之處,也即將交予債主。為了保護我的發展不受阻撓,父親將我逐出家外,從偌大的華廈搬至簡陋的公寓,學習為五斗米折腰,學習記錄自己的每一分消費。由奢入儉難,確實很難,但最難的是心中那破碎的家庭拼圖,我不再是個有父母作為靠山的孩子,我彷彿一名孤兒,獨自生活著,有家歸不得,連心中的苦都不敢說,深怕加重年邁父親任何一點點負擔。

 

 

長期的睡眠不足與營養失衡,加上累積已久沉重負荷的體力勞動,我終於耐不住炙熱的曝曬,在一個艷陽高照的正午被送進急診室。柔軟的床鋪、舒服的冷氣……,原來我原本生活的環境就像是天堂般的舒適,我……赫然驚醒!我怎麼會在這個地方?我一刻都不敢多待地跳下了床,安逸是必須付出代價的,我身上已沒有多餘的金錢享受這舒服了!我想離開這個地方!愈快愈好!醫生卻要求我留下作更深入的檢查,醫生真切的眼神,父親微駝的背影,與我內心想改變家境的渴望,我約了檢查的時間,但我真的不知該向誰借這筆錢。

 

 

回到空蕩的住所,我整理著僅有的兩箱行李,「換個更便宜的地方住吧」我想。拿起臨走前父親給我的牛皮紙袋,這是我一直不敢觸碰之處,我害怕裡面有錢,我害怕自己禁不起誘惑,但好奇心始終未停止鼓舞著我的雙手,我對自己默念了五次「絕對不能花這筆錢!」,毅然決然地打開紙袋,裡面不是錢,是各式各樣保障型保單,原來父親早已用這智慧且內斂的方式為我作好準備,而愚蠢的我竟然自以為孓然一身的花了這麼多冤枉錢。

 

 

夜空中閃亮的心,是父親望著我的眼睛。雖然我們各自在世界角落中打拼,父親為我築起的防護傘,讓我何時何地受寵著,現實將我們分離,但我們仰望著的,永遠是同一片天空。

 

photo credit: freepik.com(Created by Jcomp, Mrsiraphol, Snowing, Kjpargeter, lublud via Visualhunt / CC BY-SA

 

 

Tags: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熱點話題

July 26, 2019

July 19, 2019

April 26, 2019

April 12, 2019

Please reload

相關文章
Please reload

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