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現代保險雜誌

別讓「愛」 成為家庭照顧者的枷鎖

文/現代保險雜誌社|

下午三點,外頭輪椅推手陸續出現,不一會兒功夫公園裡的各處樹蔭下,已經擺滿了輪椅,這是看護與輪椅長輩的放風時間。長輩們大多沉默枯坐、眼神空洞,有的甚至只能勉強低頭斜坐,連抬起頭的力氣都沒有,看護們則開心聊天或忙著講電話、做運動。

四點多,煮飯時間一到,看護們各自推著輪椅回家,公園恢復寂靜,只剩下那些看盡人間冷暖的百年老樹。

雖說老化是每個人的必然,但是看到輪椅來去的這一幕,仍然令人心情沉重,尤其想到這些長輩未來的後輪椅時期,更不免惆悵。就像「愛.慕」(Amour)那部電影的女主角,從輪椅到臥床,似乎就是大多數人在人生落幕前的真實境況。

本以為看「愛.慕」這部描寫80幾歲男人陪伴、照顧80幾歲生病太太的電影,會讓親自看過類似情境的我淚崩。照顧生病甚至失能的長輩,我並不陌生,影片中洗澡、洗頭、復健乃至於換尿片的經驗,我也都熟悉,但或許現實的煎熬與不捨勝過影片鋪陳許多,只有失能女主角幾幕似曾相似的表情與動作,讓我勾起痛苦的回憶而潸然淚下。

倒是有些對話,讓大家有機會看到照顧者赤裸裸的心情。

例如旅居在外的女兒回來探望母親時,責怪父親不接電話讓她很憂慮,男主角淡淡的說,「我忙著照顧妳媽媽,沒時間處理妳的憂慮」;還有一次,女兒責怪父親不該自己照顧媽媽,應該把媽媽送到療養院去,曾經答應老伴不把她送出去的男主角說「我不想要妳來批評、建議我怎麼做」、「難道妳要把媽媽接去住嗎?」。許多在家中負擔實際照顧責任的人,的確常在心力交瘁之餘,還要負責「安慰」其他未參與照顧的家人,更常常要聽不曾參與照顧者指正不該這樣,或建議應該這樣、那樣,照顧者本身的悲傷、壓力與無助的確很少被關心。

這部以「愛」為名的電影落幕前,男主角抓起枕頭用盡全力蒙住老伴的頭,看到毯子下原來僅剩的那隻還能動的腳不再掙扎,觀眾不只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也都可以預知男主角接下來要做什麼。

人生落幕有很多種方式,而最後階段的照顧者很可能是關鍵。看著那些輪椅推手的背影,突然覺得如果不必一對一照顧家人或一對一被家人照顧,或許可以減少一些這類以愛為名的憾事!

文章出處:現代保險雜誌社

※請謹慎考量可用所得,在自己的經濟能力範圍內投保。

※本文章僅供參考,詳細商品內容及變更,以投保當時保單條款及保險公司核保、保全作業等規定為準。


(文章封面圖片來源: https://unsplash.com/ )

© 2019 Fubon Life - Insurance Think Tank.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