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現代保險雜誌

以孝治長照,家破人亡

文/現代保險雜誌社|

長照悲歌屢見不鮮,照顧殺人已稱不上新聞,但二○一八年十一月發生的這起人倫悲劇,引起許多家庭照顧者的共鳴。

四十歲張姓男子,家中有五名兄弟姊妹,卻獨自一人扛起照顧年邁父親的責任。二○一八年十一月,他注射過量胰島素弒父,再向警方自首。張男說,因為資格條件不符,無法申請政府補助,二月時曾向警方求助,無奈警方要他「自己去找社會局」,最後一根稻草倒了,照顧父親長達十餘年的張男,當時便對警方怒嗆「是你們逼我的!」九個月後,他殺死自己的父親。


家庭照顧者的輿論幾乎一面倒,對張男的處境表示同情。長期照顧的壓力究竟有多大?沒經歷過的人恐怕無法體會。研究指出,投入長期照顧兩年後,有二成家庭照顧者會罹患憂鬱症,八成照顧者出現精神耗弱的問題。許多照顧者帶長輩去看老年失智科,自己還會順便到隔壁看身心科。

我想起某次拜訪一位家庭照顧者,一走進她家,我馬上被牆上一幅巨型「醒世文」給嚇到。這篇「醒世文」洋洋灑灑近四百字,上頭寫著「千兩黃金萬兩銀 有錢難買父娘身 在堂父母百年稀 生時不孝死後悲……」,這位家庭照顧者年逾五十,身心已瀕臨崩潰,卻遲遲不願喘息,而這篇「醒世文」就像長了眼睛的怪物,時時刻刻監視著她。

長期照顧就像一座沒有欄杆的監獄,綑綁這些家庭照顧者的,是以「孝」為名的枷鎖。

「孝」這個概念,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「孝」字在教育部辭典的定義是「盡心奉養父母」,但怎樣才算是盡心奉養,每個人的標準又不同。

知名兩性作家江映瑤心中的孝,是把自己都嫁給了父母。她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,自己二○一一年舉辦了一場沒有新郎的婚禮,她對父母說「多謝恁照顧我這麼多年,今嘛查某仔要嫁回來咱叨,恁放心,我會照顧恁一世人。」然而,一肩扛起照顧罹癌母親、行動不便父親責任的她,卻也同時和相處超過五十年的手足撕破臉,遭親姐姐控告監禁父親涉及妨害自由。

清官難斷家務事,但手足撕破臉絕對不是孝的一部分。當「孝道」被過度扭曲,整個社會瀰漫「家人親自照顧才是孝順」的價值觀;當「孝行楷模」這種鼓勵子女無怨無悔、強忍自身病痛折磨、照顧父母最久、或照顧者年紀最小等諸如此類的表揚,至今仍在台灣各個角落被宣揚時,規劃再完善的長照制度、投入再多的照顧人力,「老老照顧」造成的家庭悲劇,仍舊不會有終止的一天。

長期照顧是考驗耐性和體力的專業工作,絕對不是一項「誰比較孝順,誰就比較會照顧」的事情,以孝治長照,恐怕只會釀成更多家破人亡的悲劇。

文章出處:現代保險雜誌社

※請謹慎考量可用所得,在自己的經濟能力範圍內投保。

※本文章僅供參考,詳細商品內容及變更,以投保當時保單條款及保險公司核保、保全作業等規定為準。

© 2019 Fubon Life - Insurance Think Tank.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