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人的意外 也是個人風險一環

文/現代保險雜誌社 |


台中一名羅姓工人酒後騎機車闖紅燈,撞上32歲何姓男子,導致何男腦部重創成植物人,法院判決羅男賠償3,370萬元,創下國內車禍案件最高判賠金額紀錄。


羅男酒駕,使得何男從此終身臥床,需人照料,也撞碎何男全家幸福,法官除了判羅男賠償1,900萬元終生看護費外,還要給付500萬慰撫金,連同醫藥費、工作損失合計3,370萬元。

酒駕劣行天理不容,這麼高的賠償金,對貪杯者固然具有相當的警惕作用,只是,賠償金額再高也換不回受害人的健康,更有許多肇事者就算拿出全部家產也湊不出賠償金。如同撞癱何男的羅男是一個月入僅2萬元出頭的工人,3,000多萬元對他來說是一輩子都拿不出來的天文數字。



另一位男學生,遭撞成全身癱瘓,雖然法院判肇事者1年4個月徒刑,以及1,700萬的賠償金,但無業的肇事男子雙手一攤表示無力償還,願意坐牢。只拿到170多萬元強制車險理賠的學生父母,說為了照顧癱瘓愛兒,自己的養老本都賠上了,想到未來的漫漫長路不知如何走下去,兩人老淚縱橫。


這兩件車禍,都讓人想起王曉明的故事。王曉明在1963年被計程車撞上,不幸成為植物人,從17歲開始臥床,直到64歲身故。更令人同情的是,用人生最後的40幾年全力守護愛女,直到闔眼的那一刻,都還掛心著女兒的王家父母。


人生風險難料,對於這樣的憾事,有人呼籲汽機車駕駛人應該提高責任險保額;也有人因此體會到原來長照風險絕非長者專屬。但當受害者的父母哭訴自己的養老本為了照顧兒子,全都賠上了,讓人反思,難道退休規劃也要考慮到這樣的風險嗎?


每個人都希望自己退休後可以開心、放心養老,但是到了這個階段,人生的風險其實不見得會下降,因為除了自己的風險之外,大多得再加計來自子女的風險,想想,如果孩子是肇事者,當爸媽的怎能不管?而萬一孩子是受害人,接下來的照顧大部份的父母不也都是親力親為、出錢出力?


以新聞常見的車禍事故來說,可以與孩子盡早商討風險移轉,規畫意外險、失能險、長期照顧保險等相關險種,讓意料之外的災禍不致擊碎家庭。


在計算養老風險時,也應該把這些「萬一」加進來。

※請謹慎考量可用所得,在自己的經濟能力範圍內投保。

※本文章僅供參考,詳細商品內容及變更,以投保當時保單條款及保險公司核保、保全作業等規定為準。


(文章封面圖片來源: https://unsplash.com/)

© 2019 Fubon Life - Insurance Think Tank.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